能演能导的“肩头花旦”--周越先
2008-06-11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点击数:4381    评论共:0条
    五十年代.在浙江婺剧 舞台上,涌现了三位深受观 众喜爱的戏曲新秀。她们是同胞姐妹,又经常同台演出, 都以其精彩的表演,赢得了 观众的喝采,当地群众称赞 她们是婺剧的“三朵花”, 这就是周家三姐妹周越先、 周越桂和周越芗。她们出生 在浙江龙游县寺后乡后田铺 村的一个梨园之家。父亲周 春生(1887一1964)于民国 十二年(1923)起带“周春 聚班”,演唱昆曲、乱弹和 徽戏,称为“二合半”,经演出在衢州、金华、建德和玉山、上饶一带,被誉为“登殿班”(庙会中首演的戏班)。母亲王菊英,今年八十七岁, 身体犹健。下面将三姐妹(合照)的身世、学艺经过、表演成就等介绍于众。能演能导的女花旦——周越先
    
    周越先,原名周月仙,小名“老弟”和“梅弟”。民国十七年(1928)十二月二十四日诞生在龙游后田铺村。民国 二十五年(1936)秋,周春生夫妇在距后田出铺村三里路的西 殿山大佛寺中(如今的大板桥忖)创办了越剧科班,于是将 九岁的“老弟”也送入学戏。科班中有三个不同剧种的老 师,京剧老师教枪棒身段,婺剧老师授武功筋斗,越剧老师 传唱腔表演。天朦朦亮,月仙就和四十几个小娜妮(小女 孩)一起从睡梦中醒来,马上到草地上翻筋斗、打把子、吊 嗓子、练眼睛...... 。“拿大顶”(倒立)以寸香为限。为了使 手腿伸直,用五寸长、一寸宽的竹片削成两头尖,把手臂、 手腕、腿腕挟起来,扎得紧紧地不给动弹。虎跳、旋于、飞 脚要练得“直、轻、快”,不能碰到别人。教戏先生将桌椅 板凳架成很狭的弄,桌椅上还置放茶碗、茶壶,倘若“小 翻”时震动茶具就要打手心。每晚睡,先生都要给她们束 腰,到翌日清晨拿完三个顶后,方可小便。谁在“拿顶”前 解了腰带小便,就要打个“满堂红”(大家受罚)。“夏练三伏,冬练三九”,月仙在大热天练得骨头咯咯作响,还不许擦汗叫痛,直到把心练很静下来为止。冬天,在霜地“拿 顶”,寒风刺骨,肌肤裂开,练得汗流如注方歇。五十天就 出红台,月仙和二十七个小姐妹总算未被淘汰。之后,就成 立龙游第一个越剧戏班——“月仙舞台”,由其母亲王菊英带班,在龙游北乡、南乡和遂昌一带演出。月仙是领衔主演,扮演《小放牛》中的村姑、《鸾凤双箫》中丫头香莲,深得村民喜欢,名声鹊起。民国二十六年(1937), “月仙舞台”因故散班。从此,月仙搭入“剡溪舞台”、 “叶秋莲舞台”,寄人篱下,饱受白眼。可是,当时活跃在 龙游的越剧戏班因知名度不够,往往挂起“月仙舞台”的旗 号,以招徕看客。民国三十一年(1942),日本侵略者占据 龙游,月仙一家逃入深山老林避难,以卖棕、打柴为生。 民 国三十四年(1945),抗战胜利,“月仙舞台”又出现在龙 游一带。月仙眼见不少越剧戏班涌入大上海,心中也激起闯 荡的波澜,不料却遭到父亲的反对。周春生决定放弃“月仙舞台”的班名,将周月仙姐妹转入“周春聚班”,学唱婺剧。月仙唱了八年越剧,改唱婺剧却带来不少困难。父亲 只得将婺剧、越剧合演,每晚先演越剧折子小戏《山伯访友》等,再演婺剧大戏。混了好几年,月仙也潜移默化地将 不少婺剧剧目学到手。 唱腔和表演也慢慢地掌握了。一次, 月仙看着婺剧男花旦在排戏,见有的地方不对,就予以指 出。不料,这个婺剧花旦大为恼火,道具一撩说:“好好, 我蹩脚,不会唱戏,你来!”“来就来,没啥大不了!”月 仙说着,就真的唱起婺剧来。而且在当晚就登台演出。从 此,周月仙就改唱婺剧了。在戏班老师吕浮昌、徐卸福、叶阿苟的指点下,她在不到二年时间中学会了昆腔《双狮图》、《金棋盘》、《太平春》、乱弹《玉蜻蜒》、双玉鱼》、《挂玉带〉、徽戏《花田错》等五十多本大戏,扮演了其中的花旦,做工细腻真挚,感人肺腑,唱工别具一格,动之以 情,被龙游一带的村民誉为“肩头花旦”。
    
    1949年5月7日,龙游解放。周春聚班改为周春聚剧,由周月仙任团长。1950年8月15日,华东文化部在上海召开华东戏曲改革工作干部会议,周月仙也应邀参加。会上 和衢州文化馆鄢绍良,龙游文化馆萧志岩,以及陈品仓和金 华代表徐锡贵、沈瑞兰等一起研究决定将“金华戏”改名为 “婺剧”。在衢州专署领导下,文教科科长傅春龄和文化馆 鄢绍良等同志,仿效上海“华东实验越剧团”,于1950年11 月19日将周春聚剧团改编为全省第一个民办公助的婺剧团 ——衢州专区实验婺剧团,由周月仙任团长。该团除演《九件衣》、《山伯访友》、《悔姻缘》等传统剧目外,并在 “土改”期间演出《哑背疯》、《木兰从军》、《三世仇》 等改编的戏曲,深受群众喜爱。在这期间,周月仙将年逾古 稀的婺剧高腔名伶江和义用篾箩(土轿)把他从兰溪章坞村抬到自己剧团中,奉为尊师,将每月工资的一半供养他。于 是,江和义将三十六本行将失传的西安、西关高腔吐出来, 工工整整地用毛笔抄写在黄裱纸上,传于后世。1952年9 月,周月仙三姐妹加上江和义、王惠芬、徐筱娜等九人参加 在杭州成立的浙江省文工团歌剧队(婺剧组)。 1952年9月 15日,周月仙又带衢州的专区实验婺剧团参加了杭州人民游艺 场举行的浙江省戏曲大会演。10月底,宣布剧团解散。周月 仙于1953年春,带了月桂、月芗以及江和义、徐筱娜等人和 以徐东福、徐汝英为代表的大荣春共和剧团合并为“浙江实 验婺剧团”,周月仙任团长。1953年4月,年仅二十余岁的周越先(当时将‘月仙’易为“越先”, 超越先辈艺人之意), 带着她的拿手好戏《雪里海》(又名《哑背疯》)赴北京参 加了第一届全国音乐舞蹈会演,在一台戏中,她一个人扮演 两个角色,上身饰的是李美娘,演的是花旦的表情、手势; 下身饰的是李美娘的父亲,演的是老外的身段、台步,观众 看去判若两人。同时,还要表演过河、采梨、上山、下山等多种身段以及表现父女亲密关系的感情“交流”,受到观 众、戏曲专家、外国朋友的赞赏。苏联的大百科全书将“周 越先和雪里梅”列入其中。1954年9月,周月仙在华东区戏 曲观摹演出大会上演出婺剧西安高腔《槐荫分别》(饰七仙 女),荣获演员一等奖。1958年春成立浙江婺剧团, 周越先副团长兼导演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57年夏,在浙江 省第二届戏曲会演中荣获《黄金印〉导演奖。
    
    周越先还对青年演员满腔热情地扶持,甘为老技扶新 花。在“文革”中曾一度“扫地”、“追光”、“放幻灯” …可她对婺剧执着追求感动了所有正直善良的人,1972年调入金华地区婺训班任教,其间她导演的现代小戏《一箩谷》(婺剧高腔.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)获得好评。1975年 冬不慎得脑外伤,神志不清,后经医生精心治疗,逐渐康 复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周越光怀着一颗“艺不传 人,死不瞑目”的赤诚的心,将《雪里梅》传授给浙江婺剧 团青年女演员韩建英,使她在1980年夏荣获全省青年演员会 演二等奖。1981年10月7日浙江电视台专门搞了《文艺专题——婺剧<雪里梅>今昔》的录象,记录了周越先悉心传 艺,韩建英虚心学习的动人镜头。1982年5月,又将《雪里梅》传教给浙江昆剧团花旦王世菊,使她在1982年6月苏州 举行的昆曲会演中获得佳誉。1982年7月,义乌婺剧团十四岁的小学员张小英登门向周老师学习《雪里梅》,越先全力以赴,精心指点,使她在1982年8月金华地区小百花会演中 荣获优秀表演奖。郑兰香从温州话改学金华话、徐校娜的身 段表演都凝聚着她的心血,结集了她的汗水。近几年,她在浙江省群艺馆戏曲干部阮东英的帮助下,记录了一套解放初由婺剧老艺人余阿根之女婿王樟根传教的翎子功,又名“桃花霸”共有ID0多套,本富了中国戏曲的表演动作。周越 先将其中部份动作传教给义乌婺剧团花旦金巧玲、浙江婺剧 团武旦河亚萍,使她们的表演注入新的生机,获得鼓掌。 1988年秋,周越先专程从杭州赴金华州婺训班录象,将自 己的表演传于后世。她高兴地说;“婺剧是中国最古老的剧 种之一,它不能因老艺人离世而同归于尽,而要让它保存下 来,让它重放光华。振兴婺剧不是一句口号,而需要大家付 出毕生心血”。周越先是这样说,也是这样去做的。目前,《中国戏曲曲艺词典》以及苏联大百科全书都记载着她的条目。
关闭窗口